科技资讯媒体ITFEED

首页 电商 互联网 硬件 创投 生活

移动健康:社交云医疗让国人享有平等服务

Google Health曾经承载着谷歌“整合全球医疗信息”的“云医疗”梦想,可最终却无人问津。春雨天下产品总监刘迪在本期“移动健康”栏目对此问题与广大腾讯微博用户展开探讨,并提出社交化的“云医疗”是让每一个国人都享有平等的医疗服务和高生命质量新方式这一观点。

Google Health因“不社交”落败

Google Health是谷歌在2008年推出的服务,目的是为了供使用者安全存取个人健康信息,用户可导入病历、处方、检查结果等医疗记录,其提供的互动工具可提醒用户回诊或取药。2012年1月1日,谷歌正式关闭该项健康服务,原因是其影响力不足,谷歌无法找到能让数百万使用者将其作为每日例行的应用的方式。

刘迪认为,我们可以把Google Health视作医疗云,谷歌曾寄希望于通过大量患者上传海量健康数据,从而构建起医疗领域的信息巴别塔。实际上,不仅是谷歌,近年来业界也诞生了无数的类似“医疗云”。行业精英们对此逻辑是:大量用户提供信息——海量数据的运算与结构化——获得宝贵信息并变现。

但类Google Health服务的“医疗云”的逻辑存在致命缺点:使用者并不能从该项服务中获得最感兴趣的信息:“它能为我做什么”。它能让我更健康,能预约挂号,能省医保的钱,还是能自动抓药呢?移动医疗界有大量能做的事,可Google Health无法做到上述服务的任何一个。Google Health的原负责人Adam Bosworth也认为这项服务落败的最重要原因是“不社交”,从而无法鼓励用户上传个人健康数据。

社交化的“云医疗”让医生主导督促用户提供个人信息

社交与非社交的“云医疗”,区别在于服务形态不同。标准的云概念,是对用户的云端自动化服务,就像一个B2C。但是医生作为医疗领域不可动摇的核心存在,在我们还没找到办法诱导用户主动提供有效信息前,最好的办法自然是“让医生督促用户提供个人信息”——就像C2C。

21世纪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医疗信息化领域已经烧掉了至少百亿美元,在以Google Health为代表的无数次尝试与失败之后,目前最炙手可热的项目莫过于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的“云平台”ZocDoc,它为全美医师提供检索、咨询与预约服务。用户完全可以把它想象为一个医生做卖家的“淘宝网”。医生会针对消费者做营销,鼓励消费者选择提前预约就诊的方式,这就形成了良性循环。

“云医疗”节省医患双方时间增进医疗透明度

“云医疗”健康平台将医患两端用“云医疗”平台连接,帮助医患交流、问诊、预约、管理等,从而为双方节省时间,同时该平台也从医患双方的互动中收集有价值的健康数据。而增进医疗透明度,海量病例的比对与查询,明确清晰的诊疗流程管理等,也都是其附加值。

近来,国内的医疗行业连续发生多起恶性的医生遇害事件,这是当今社会医患矛盾激化的反映。春雨希望“云医疗”能够开创一条崭新的在线沟通方式,没有红包、没有黑幕、没有潜规则,让每一个国人都享有平等的医疗服务和生命质量。

发布时间:2012-4-17 22:12:15,标签:移动健康 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