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我的ITFeed   +投稿   手机版
当前位置:ITFeed > 资讯 > 行业动态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真相——就在张葆葆身后

携程亲子园虐待孩子事件的真相,就藏在「为了孩子学苑」负责人、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理事长、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上海童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宝贝创意谷创始人——张葆葆的身后。

事件的真相

经综合多方信息,真相基本清晰:

上海市职工亲子工作室项目属于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携程亲子工作室属于试点和样板项目,在今年5月下旬通过了长宁区妇联、教育局、消防支队等部门组织的联合验收;携程亲子工作室也得到了上海市总工会在2017年六一节的统一授牌;

携程亲子工作室在早期由于场地无法达标(100个孩子要2100平方米场所)、不具备给幼儿供餐条件、营业范围不具备托幼资格而无法开办;后来携程亲子中心与家长、第三方教育机构(即为了孩子学苑)建立了三方机制,并购买了公众责任险,才正式开班。

据新民网报道,在长宁区妇联的牵头下,携程亲子中心选择「为了孩子学苑」作为第三方教育机构。

在上海市妇联的推动下,长宁区携程亲子园已在2017年6月1日通过项目验收,但是此项目迄今仍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审批备案,法律上并不合规。

「为了孩子学苑」并不是一个具有法律意义的实体公司,其没有运营经验,更不具备幼托资质。据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学苑」相关负责人张葆葆,在携程亲子园之前,「学苑」并没有运营幼儿园或幼儿教育管理机构的经验。

「为了孩子学苑」这种毫无经验的机构为什么会被携程选中,摇身一变成为试点和样板项目?据携程亲子中心方面透露,在三家竞争机构中选择「为了孩子学苑」,主要是因为上海市妇联的推荐。

上海市妇联全资控股的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是「为了孩子学苑」的归属单位,该杂志社还申请了「为了孩子」教育、娱乐服务商标,申请号1659411641,目前商标申请仍未通过。

这就是上海《现代家庭》杂志社申请的商标

到此为止,真相大白。职工亲子项目是上海市政府真心为民办实事搞的「公共托育服务」项目,政府部门牵头建立规范,企业出钱,职工省心,舆论满意,本来是两全其美的事。

但是立刻有_聪明人_发现了其中商机,于是便上蹿下跳的钻营,无论有资质没资质的,有经验没经验的,有团队没团队的都来了,都希望在职工幼儿托育市场上分一杯羹。所以就有了长宁区妇联的关说和牵头。

某些部门的某些人可能觉得看100个孩子,每个月托管费收入30万,扣去场地水电伙食人工,还能净赚十万,这还不是躺着挣钱的美事儿?赶紧给自己旗下的某机构「导流」和「创收」呗。

可惜没想到,经办人为了牟利,往死里压缩经营成本,连没有保育证的保洁员都赤膊上阵管孩子,这TMD才有了后面那种昧良心的虐待孩子事件!

证据?如果无利可图,你开公司会没事儿送不相关的孩子总价值149万的儿童丝绵毯、宝宝礼盒么?那是为了盈利开办的公司,可不是开善堂的!

本次对接会共有41家合作单位参加,其中,28家教育机构免费送出300余场公益课程,来丰富亲子工作室的课堂,还有5家单位为亲子工作室的每个托育宝宝送出儿童丝绵毯、宝宝礼盒等礼品,总计价值约149万。亲子工作室和这些企业在对接会上互动交流,进行双向选择。

这是多大的市场?

上海市目前有50万待托育孩子,1605所托育机构(公办幼儿园1151家);目前准备开办职工亲子工作室的企业有59家,按照每家企业100个孩子、每个孩子每月3000计算,每个月的营收是1770万,全年营收2.12亿,别忘了由企业提供场地,成本又少了一大笔,净利最少应该有30%,全年保底净利至少0.6个亿。

上海市市立幼儿园这种培养出多名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明星幼儿园,按一年医保43万倒推,大约有100多名教职人员,2016年的财务决算总支出不过是1600万;

携程亲子幼儿园,100名孩子只配4名老师,人工成本撑死就60多万,说好的按照1:7的比例配置老师,应该配置14名教职员工,现在只有4人,另外10个老师呢?剩下的钱呢,

谁拿了?谁敢拿?

也正是这庞大的利润,才让那些不具备资质的机构四处挖门盗洞的找关系开托儿所挣快钱,而不是为家长提供高水平的保育服务挣踏实钱。

这个钱,挣得不昧良心么?

还是那句老话,比起让资本控制国家,更要坚决拥护党的领导。

谁是「聪明人」?

我注意到了张葆葆。因为她在回应公众质疑时,完全在避重就轻、推卸责任。

“首先是深表痛心,非常震惊。”张葆葆表示,从从星期一(11月6日)得知此事,对涉事的园长、保育员、保洁员等第一时间要求开除,同时也让他们写了检讨书。

“因为第二天还要服务,我们对老师也开了一个紧急会议。这么长时间,老师们也是非常用心的,发生这件事情我们也觉得很痛心,也深表歉意。希望不要认为我们所有的老师都是这样的,希望各位家长宽容一点,老师也不容易。”张葆葆说。

因为这个名字非常特殊,我通过Google和天眼查查了一下,非常震惊。

张葆葆名下有8家公司,她还是其中两家公司的法人。公司的名字都跟儿童有关,比如「上海童成」、「上海童领」等等。但是与此同时,张葆葆还有民办非政府组织的身份——上海静安区江宁社区锦霞儿童益智服务中心的理事长!

大家可能不知道民办非政府组织是干嘛的,这种组织是非营利性的,所以税极少,而且可以直接承接特定方向的政府采购。

更大的惊喜是,张葆葆还创办了一家同名的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直到2017年5月,才把法人和股份转给他人。这个既经营公司,又能创办民办非政府组织,理直气壮去接政府采购的套路,实在是6到飞起。

不要走开,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我查到「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正在招聘带班老师,年薪4-5万。职位描述如下,连持证上岗都没有要求;一个月收30万托育费,怎么就只肯雇一个月4500的无证老师?钱都花哪里了?

1、带领1岁半-3岁宝宝托班活动。 2、教授1岁半-3岁宝宝托班课程。 3、维护良好的家长关系,及时进行家园沟通。

任职资格: 1、年龄:22-50岁,不限。 2、富有爱心、耐心、责任心以及良好的师德,热爱早教事业 3、性格外向,形象好,气质好,身体健康, 富有活力 4、正规院校幼师、学前教育、音乐、舞蹈专业大专以上学历优先录取 5、具有亲和力及较强的沟通能力 优先录取

猎聘网-托班老师

锦霞益智的公司信息,看见图中这句话了么?通过妇联、卫计委、教育、创儿等相关部门支持下为市区广大家庭提供一站式多元化亲子指导……她在各大创业会议上的发言,也能直接证明跟妇联、卫生、教育口关系匪浅。

到了现在相信大家都明白了吧。张葆葆持有了多家公司,一方面借助民办非政府组织给自己抬身价,利用与文教妇卫口的关系,承接政府采购或者公益项目,比如携程亲子园这种。

另一方面,利用「上海锦霞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这种公司实体,用极低的年薪(4-5万)来招聘幼教老师,什么资格证都不要,反正上海锦霞本身也没有托育资质,他们的经营范围也只有教育信息咨询,计算机软件的技术开发,文化艺术交流策划(除中介),企业形象策划,销售文具、体育用品。

再一方面,张葆葆的「宝贝创意谷」商标是注册在「上海童领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面的,而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唯一沾边的是儿童游乐场,也没有幼托资质。

但是人家就是能理直气壮的把幼托生意做成上海市样板项目,有关部门怎么就不管管呢?

张葆葆的照片,可以点击「阅读原文」查看U-Cube 上对张葆葆控制的上海童成的推广链接,里面有张葆葆的照片。

本来张葆葆挣钱管我屁事,但是谁要是挣昧心钱祸害孩子,那就别怪有良心的人口诛笔伐。

先争功,再甩锅

这个项目,明显是主管部门责任不清、审批不严、办园机构未经备案、程序不合规。

东方网记者郁婷苈5月31日报道:

今天下午,2017年上海工会“庆六一”职工亲子工作室实事项目对接会在上海市工人文化宫举行。会上,上海市总工会对已建和在建的亲子工作室进行了授牌。截至目前,上海工会“职工亲子工作室”的数量已扩展至59家,已经达到了年初设定的50家的创建目标。

在《上海市幼儿园管理办法》中规定设立幼儿园必须向所在区(县)教育局提出申请,主管部门审批通过后,准予办理登记注册,并将准予登记注册的幼儿园报上海市教育委员会备案。

但是长宁区教育局的网站上,并没有「携程亲子幼儿园」的信息,也就是说这个幼儿园是违规设立的!上海市妇联下属的《现代家庭》杂志社第一没有设立幼儿园的行政资格、第二没有经营幼儿园的营业范围,那么长宁区教育局为什么没有及时叫停这个不可能批准通过、未经备案的违规幼儿园?,为什么不进行监管?

经查,长宁区教育局备案的幼儿园并没有携程亲子园。

长宁区教育局不但没监管,而且还同意携程亲子园通过验收了。那么长宁区教育局现在甩锅到长宁区妇联身上,不觉得脸疼么?

2017年5月下旬,上海长宁区妇联、教育局、卫计委、环保局、民政局、财政局、食药监局、消防支队等单位人员共同组成验收专家团队,赴携程亲子园开展现场验收工作,经实地查看指导,验收团队同意携程亲子园通过验收。

新建的20个社区“托儿所”从选址到建设要求严格,比如项目要求,社区幼儿托管点须设置在安全区域内,且布置在建筑一层,远离危险区域,总建筑面积不小于200平方米;保育员持健康证和职业资格证上岗并接受定期培训,师生比不低于1∶7,并全部采用实名制管理等。此外,托管点均采用“公建民营”,由政府提供场地,采取购买服务的形式引入专业的社会组织进行日常运营。具体费用将根据成本测算,每人每月不得超过3000元。

更吊诡的是,上海市妇联举行新闻发布会,说明携程亲子园已经完成实事项目验收;

2017年5月31日,上海市妇联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宣布,2017年上海市政府实事项目“公共托育服务”第一批试点已揭晓,长宁区携程亲子园已完成实事项目验收,6月1日正式挂牌,首批投入试运营。

但是上海市总工会发布的信息、上海市工人文化宫发布的活动信息中,上海市总工会明确是亲子园的授牌单位;

2017年5月31日下午1:30,由市总工会女职工委员会主办的《上海工会“庆六一”职工亲子工作室实事项目对接会》在市宫三楼中心厅举行。市总工会经济工作部部长丁巍主持项目对接会,市总工会副主席、市总女职工委员会主任何惠娟致词,市宫主任侯伟康、党委书记谢鹰等为第二批上海工会“职工亲子工作室”创建试点单位授牌。

本次对接会共有41家合作单位参加,其中,28家教育机构免费送出300余场公益课程,来丰富亲子工作室的课堂,还有5家单位为亲子工作室的每个托育宝宝送出儿童丝绵毯、宝宝礼盒等礼品,总计价值约149万。亲子工作室和这些企业在对接会上互动交流,进行双向选择。

争功时候,在5月31日,总工会在工人文化宫开项目对接会,妇联召开新闻发布会;甩锅时候,教育局干脆利落的甩锅给妇联,真是……

上海市妇女联合会下属一共七家事业单位,其中上海市市立幼儿园是在教育局备案的事业单位性质的幼儿园,如果携程亲子园是上海市市立幼儿园在凌空SOHO的一家分支机构,属于事业单位编制,那么至少在办学性质上是合法合规的,但!现!在!

携程亲子园项目是由「现代家庭」杂志社旗下的为了孩子学苑办的,这才真叫无资质违规举办托儿机构呢。

如果参考上海市《普通幼儿园建设标准》,生均面积至少要达到21.29平方米,这意味着招收100个学生需要至少2100平方米的场地,还要配备专门的室外活动空间,对于商务楼里的企业几乎不可能做到。而办学场地不达标,就无法申请办学许可证,也就无法获得儿童活动场所专属的建设工程消防验收意见书。

托幼机构要有独立的厨房,哪怕证照齐全的企业职工食堂也不能直接给幼儿供餐;绝大部分企业的营业执照经营范围都不包括托幼管理。

所以正常经营的靠谱企业,办个幼儿园也非常困难;那么「现代家庭」杂志社有什么资格、有多大能量,能够从上海市牵头办的实事项目里拿下一块样板业务呢?真当我们这些屁民心里没点B数么?

据去年报道,在携程亲子中心,企业与家长、第三方教育机构建立了三方机制,并购买了公众责任险,消除企业在办“职工亲子工作室”当中的一些后顾之忧。

呵呵。

合适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事实上,这个事情不可避免。刑法是居民的行为底线,道德是居民的行为上线,而舆论和社交压力保证了居民的行为平均线。

我小时候在油田长大,上的是采油厂家属区的幼儿园,老师都是工人家属,虽然水平不好说,但是大家在一个大院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谁好意思虐待别人家孩子?还要不要做人了?

现在大量的第三方无资质教育机构都放进来办幼儿园,这帮人就是为了捞一把走人的,谁会好好看你家孩子?真出了事把临时工解雇就摘干净了,但是受伤害的孩子呢?那可是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的心肝啊!就算现在虐待罪入刑,能换来孩子不受伤害么?

当年的家属区幼儿园,舆论和社交压力能够确保幼儿园老师无法过分虐待儿童; 现在的公立幼儿园因为属于事业编制,相对体面稳定,所以老师不敢做的太过分; 今天企业办理托儿所,如果仅仅选择第三方机构而非自有员工,那么企业对幼儿园老师的制约力量基本为零; 如果只能靠《刑法》来约束幼儿园老师的行为底线,而不能通过有效的奖惩措施把幼儿园老师的行为拉到平均线之上,这种虐待儿童的事儿,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发生。

市总工会表示,这次试点将发挥单位优势,依托专业力量,引进社会资源,规范管理流程,力求形成可复制、可借鉴的工作室样板,倡导和鼓励各级工会积极开展工作室创建,并争取年内在全市完善和新建50家“职工亲子工作室”。虽然目前企业自主开办“职工亲子工作室”仍处于探索阶段,但可以想见,未来这无疑是解决广大职工子女托育问题的新方向。

企业越来越大,企业办育儿机构的事情本来就是一桩留下人才的好事,可惜一个不小心,就被一帮利欲熏心、罔顾规章的蛀虫给办砸了。

这个事,真的是「为了孩子学苑」的当事人被判刑三年就行么?慎终追远,这个事儿明显就是某部门违规推荐无资质无经验的教育机构给携程导致的,有没有问责机制?

企业亲子工作室还是应该进一步推广,但是绝不能把孩子们推给那些没有资质、没有担保、捞够了就跑的第三方机构;绝不能害了孩子,肥了蛀虫!

希望我们的未来茁壮成长。

电商新闻app

作者:网友投递   时间:2017-11-9 15:10:46   阅读:669次
标签: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

论道电商从这里开始...
这是一个开放的电子商务讨论区

微信号:itfeed_com